老师和“刺头”学生那些不容易的事

长江日报融媒体7月4日讯 “一个掌舵的,一个擂鼓的,八个摇桨的,几十名水手。历尽风风雨雨,踏过潮起潮落,终于把船驶进目标的港湾。”7月3日,中考成绩放榜后,武汉市二桥中学教师们聚在一起,总结分享成绩背后九年级教师团队那些“不容易”的小故事。

借“闹堂”培养情绪管理

人高马大的“傲哥”凭借数学的绝对优势顺利拿到武汉三中分配生资格,岂料四调栽了跟头,语数外全线下滑。无法通过言语表达情绪,是他难以言说的悲哀,难以顺畅的交流让每位想帮忙的老师无从下手。

从初一军训开始,“傲哥”的“特别”就引起了班主任刘丽峰的关注。军训时,他会直接躺在操场上,任凭教官如何命令、要求甚至哄骗,也无济于事。午餐时,不愿排队,直接抢过饭菜桶用手抓起往嘴里塞……了解“傲哥”情况后,她采取“特殊而不特权”的方法,其他孩子做到的事,也要求他尽全力去做。“这样的孩子一旦边缘化,各种问题会层出不穷。”

四调后,“傲哥”坐到第一排,但人高腿长的他憋屈地伸腿动作常常会绊住讲课的老师。考试时把他安排到最后空间更大的空桌,他却以为老师要放弃他了。晚自习时故意“闹堂”,发泄情绪。刘丽峰立即赶回学校,第一时间稳定全班情绪,引导大家正确看待,不议论,冷处理,借机让孩子们学会如何管理情绪。随后,她与跟“傲哥”爸爸沟通时,特别强调了安抚的方式。

第二天“傲哥”照常来上学,语文课上还与她眼神交流。“从这个眼神里,我读出了他对语文薄弱学科的重视和对昨天行为的歉意。”备考时,孩子的每一次考试波动都会带来情绪的起伏。刘丽峰敏感地察觉,及时地疏导,帮助他走上正轨。最终,“傲哥”中考496分,数学满分,提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。

倾情相授“抱养”临界生

刚休完产假,数学老师胡莉蓉就被安排进初三。每天来得和班主任一样早,中午辅导临界生,晚上回家要奶孩子没睡过一个整觉。临到四调,学校安排每个教师“抱养”孩子进行一对一帮扶,她“抱”了三个孩子。

老大张天乐沉默寡言,老二陈梦藜缺乏自信,老三罗宇龙懒惰成性,他们都是总分临界生。“为了能推他们一把,我也是倾情相授了。”胡莉蓉每天上课紧盯学习状态,中午辅导作业,课间择机做情感交流。每周五,教师的中餐里有鸡棒棒,她都会送到教室给这三个孩子。逐渐地,师生之间的心灵距离缩短了。罗宇龙成了数学课代表,作业完成效率大大提高。陈梦藜最后一次大周考上了重点线。张天乐连续几次稳定在普高线上。

为了将这个“家庭纽带”定格久点,胡莉蓉请三个大孩子与自己的小宝宝一起拍了张全家福。“希望他们能为我家小宝宝做个好榜样,事实证明,他们最后也做到了。”(记者杨幸慈 通讯员杨学工 彭葆蓓)

【编辑:叶子】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