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寒假

作者:李若曦

我家也有两个逆行者: 我的父母都是医务人员。 

我是高二的学生,如果没有疫情,我现在应该在学校。但现在,只能一个人在家,在网上上课。

我们的网课教学从2月3日开始,老师给我们建了群,在群里对我们进行了一番耳提面命。其实不用老师说,我也自然迅速地进入状态,因为我觉得能够在家里安静地读书上课已经是幸运的人。每天识记,演算,推导,做笔记、刷题……跟着老师的节奏走,这样的日子我过得很充实。

有一次上课过于投入,英语老师忘记开“麦”,硬是将一个人一节课进行到底;历史老师家里孩子在上小学,所以她给我们上课时,我们可以从开着的“麦”里,听到她家里孩子的声音;政治老师讲课依然是一板一眼,依然会提问,提问完了后会习惯性地说“回答得很好,请坐下”。一般的同学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做声,但有一次一个男同学在提问后老师让他坐下时,他回答“老师,我刚才没有站起来”,这句话惹得我们都在屏幕后爆笑不止,老师也在屏幕那头笑了起来……

宅居家中,我还解锁了“自己动手、丰衣足食”的新技能。现在的我已经学会用电饭煲蒸饭蒸馒头蒸花卷蒸鸡蛋,用电饼铛做手抓饼和荷包蛋……

战“疫”期间,我格外关注新闻,收获了很多感动和泪水。当我从手机上看到那些医务人员疲累的照片,我无法想象,那些满是褶皱的手、布满红斑的脸,是比我们大不了几岁的90后、00后哥哥姐姐们的。

如今已是陌上花开时节,希望他们和我的父母一样都可以平安归来。无论怎样,我爱我的家乡,我相信武汉的明天会更美好。

(统筹 周璐)

【编辑:陈冀滨 覃柳玮】


(作者:周璐)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