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秀歌手却不服音乐竞赛水土,为什么在华晨宇这里变了画风

长江日报融媒体4月14日讯(记者梅冬妮) 以“救兵”姿态亮相《歌手2018》的华晨宇,大概才是本季节目贡献的最大惊喜。“选秀歌手”这挥之不去的阶级身份,在“华晨宇终结Jessie J三连冠”时起,就被苛刻的大众抛在脑后。

事实上,在《歌手》舞台上亮相的选秀歌手不胜枚举,既有“超女”“快男”黄金时代的各路人气王。也有《中国好声音》《中国好歌曲》等综艺生力军,打造出的流量担当。但往往,脱胎于竞争的他们,却在换了新的竞争平台后,表现出水土不服的症状。


唱功扎实只是入场券,综艺表现需要创造力

本季除华晨宇外,苏诗丁以及霍尊也被赋予同样的属性担当,但三人的命运不尽相同。苏诗丁多年的音乐剧舞台经验是她的优势,但常年照本宣科式的表演方式,也部分限制了她在《歌手》舞台上,创造惊喜的可能性。

出身于《中国好歌曲》这样的音乐创作选秀,霍尊要在《歌手》表现出怎样的创造力,原本就更被观众期待。但风格过于单一是霍尊的局限,仅靠形式上“硬改”,想要把老歌翻新往往事与愿违,呈现的结果都令人尴尬。

回顾往季,即便是“人气派”的张杰、张碧晨,唱功都算不俗,在乐坛中也不乏死忠的支持者,但一样在音乐综艺中面临发挥失利。共同亮相上一季《歌手》的二人,一路以来按部就班地平稳发挥。最终在决赛时的成绩,分别位列第八名(最末位)以及第六名。

4人的共通点是基本功扎实,但这只是手握步入乐坛的入场券。况且在音乐综艺中,高频率的曝光以及高强度的消耗,仅靠基本功,根本不足以撑起这么多期表演的丰富性。

表达自我还是迎合受众,别在摇摆中失了阵脚

音乐市场和音乐综艺需要的歌手类型,明显各有侧重。单有唱功不足以在音乐综艺中走得长久走得漂亮,还需要手中的招式丰富,既具备宽广的音乐视野,还要懂得真诚地与观众交流,而非一味的讨好迎合。

尚雯婕、袁娅维等“选秀”出身,但素养不凡的音乐人,虽具备能力,却在选歌上有太多顾虑。尚雯婕作为湖南卫视自产的选秀代表,身先士卒地亮相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,却未能复制她在“超女”舞台上逆袭的辉煌,每期排名大多在后位圈徘徊。精通十八般武艺的袁娅维,更是遭遇“一轮游”的窘境,提前抱憾离场。

这和二人在音乐市场中“高冷”的地位不无关系,但她们在选歌上也有不少硬伤。二人在个人风格和观众喜好之间来回摇摆,最终既未能通过迎合引起共鸣,收获理想的排名,又因为过早妥协,放弃了对于观众听觉习惯的培养,封死了逆袭这条路。

在试错中收获成长,好过规范中自废武功

除《歌手》之外,需要大量职业歌手参与的专业性综艺数量并不多,有一定影响力的更是屈指可数。透过选秀涌向乐坛的大批歌手,鲜有代表作后续发力,只能游走于各种声势温吞的综艺节目之中。本就被低估的“选秀”身份,更因频繁的通告亮相,被打上新的“通告歌手”标签,歌手价值进一步被过度消费。

即便在本季《歌手》中表现强力圈粉的华晨宇,也面临代表作流传度甚微的局面。但华晨宇的强项,在通过前期多次不合适的综艺尝试后,在《歌手》中迎来质的蜕变。首先,华晨宇的个人风格就是充满变数,是一种能够不断拓宽自己音乐外延的能力。这在唱片业界并非必须的优势,但却尤其适合需要冲突的音乐综艺。

再者,变化之中华晨宇又牢牢把握住了,“唱自己”“做自己”的主导权。选的歌曲,从首期亮相的原创《齐天》,到周杰伦的《双节棍》,再到草东没有派对的《山海》,以及崔健的《假行僧》。经典与新锐共存,共鸣与引导齐飞,每一首改编都是“硬碰硬”,既不卖弄也不自降格调。

华晨宇的确如他自己所说,从5年前站上“快男”的冠军宝座至今,他“又变厉害了”。这种厉害不仅是音乐能量上不断的积淀与生长,还有一种对音乐抱有强大执念,而生发出极富感染力的自信。不畏惧质疑,不拘泥于标准,“选秀歌手”的标签不能等旁人给撕下。在试错中不断成长,好过在规范中自废武功。

【编辑:叶凤】


(作者:梅冬妮)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