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遗传承——“火龙钢花” ,新春舞动江城 | 过影

长江日报记者 胡九思 通讯员 周颜佳

赤膊的铜梁汉子在火光中舞着喜庆的红龙。记者胡九思 摄

大年初一江城夜,“铁水流星”在武汉欢乐谷的上空漫天飞舞,打着赤膊的铜梁汉子在飞舞的火花间翻转腾挪,手舞喷火巨龙奔跑腾跃,上下回旋,内外穿花。这幅“人在龙中舞,龙在火中飞”的奇美画面正是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“火龙钢花”的演出现场。

演出前,准备工作已全部就绪。打铁的汉子们看到聚拢的观众不少,开心自豪。记者胡九思 摄

表演前,需用炭火烧制铁水,这个过程通常需要近一个小时,寒风中光着膀子,却已是大汗淋漓。记者胡九思 摄

今年已是重庆铜梁火龙钢花艺术团的第三次来汉演出。每年的正月初一到十五,他们都会带着激情为江城市民送来新春的火红。

铁水流星,绚烂绽放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打着赤膊的铜梁汉子在火光中舞着喜庆的红龙。记者胡九思 摄



铁水流星,绚烂绽放。记者胡九思 摄

作为我国的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,“火龙钢花”发自民间,“打铁花”最早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,鼎盛于明清时期。打铁匠人发现铁水四溅甚是绚烂美丽,故而将其用于节庆时期,营造烟花效果。

通过祖传的经验,相较一般材质,竹片能更方便舀起高温的铁水。使用前,有经验的老师傅会将竹勺放在炭火上烤一会儿。记者胡九思 摄

“打铁花”的工具原始简单:竹片做勺,铁块化水,木板打花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有着悠久历史的“火龙钢花”对表演者的要求极高。通过近一个小时的炭火熬制,铁块被炼成火红的钢水,已达到1500摄氏度,打花需要两位师傅相互配合,一位师傅用竹勺将铁水舀起,凌空抛起;另一位师傅则使用木板用力击打,将铁水打向夜空,一套动作需得默契配合,行云流水,打花师傅的手法得要快、准、稳、狠,才能打得钢花四溅,划破长空。而钢花抛得越高散得越开,在空中停留的时间越长,才能在下坠时不至于温度过高,灼伤了赤身舞龙的精壮汉子。

火中舞龙的大都是不到20岁的年轻后生,需要在钢花四溅中左右腾挪,灵活移动。记者胡九思 摄

火中舞龙的大都是不到20岁的年轻后生,需要在钢花四溅中左右腾挪,灵活移动。图为舞龙的少年正在做准备工作:用胶带将鞋子包裹严严实实,以防鞋子被烫坏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春寒料峭,打着赤膊的舞龙少年聚拢在炭火旁,烤火取暖。记者胡九思 摄

67岁的老艺人欧昌学正在用炭炉烧制铁水,打钢花这门手艺他还是从爷爷那学得的。记者胡九思 摄

“玩火龙的汉子没有不遭烫的。”打了35年钢花,今年已经67岁的欧昌学说。虽然技术精湛,玩火龙多年,飞溅的钢花落在身上依然滚烫火辣。这也是为何舞龙时候,春寒料峭天,汉子们仍需上身赤膊,怕的是火花点燃身上衣物。“玩火龙,要的是技术,更要的是勇气。”欧师傅说道。明知道会被钢水灼伤,依然勇往直前,这也是“火龙钢花”演出的动人之处。

打铁花需要两位师傅相互配合,一位师傅用竹勺将铁水舀起,凌空抛起;另一位师傅则使用木板用力击打,将铁水打向夜空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演出表演前,需用炭火烧制铁水,这个过程通常需要近一个小时,寒风中光着膀子,却已是大汗淋漓。记者胡九思 摄

凭着精湛的技术,带着火红的祝福,重庆铜梁火龙钢花艺术团已将精彩的演出带向了北京、天津、厦门、沈阳等多个城市,甚至走出了国门,去到美国、新加坡、澳大利亚等国家演出。如今,“火龙钢花”也已成为武汉欢乐谷新春迎客的一个保留节目,成为江城市民朋友圈里转发的一条条喜庆分享。

铁水流星,绚烂绽放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打着赤膊的铜梁汉子在火光中舞着喜庆的红龙。记者胡九思 摄

打着赤膊的铜梁汉子在火光中舞着喜庆的红龙。记者胡九思 摄

阖家团聚时,也是“火龙钢花”演艺人员在外奔波最为忙碌的时候。顾不得家乡的年夜饭,喝不上家人的团圆酒,每当鼓点响起,观众聚齐,这群铜梁汉子就在寒风中露出铮铮铁骨,在火光中上演生命的律动,只为花火后观众一张张被钢花染红的笑脸。

观众的笑容被钢花染红。记者胡九思 摄

【编辑:叶子】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