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影 | 汽笛一声成追忆,挥别王家巷轮渡

王家巷码头轮渡最后一天的船票

18时05分,王家巷轮渡倒数第二班驶离码头

14时58分,“江城3号”船舶机舱室,轮机长王晶晶在检查轮机设备

19时03分,“江城3号”最后一班船抵达王家巷码头,水手缪昱(左二)配合趸船工人捆绑缆绳,大副吴波在楼上驾驶室旁观察靠岸情况

19时08分,舵工曾德(左)与大副吴波一起驾驶最后一班船,站好最后一班岗

19时21分,“江城3号”即将抵达月亮湾码头,轮渡公司职工胡师傅独自坐在船舱内,准备下船回家

15时20分,月亮湾码头,40多名外国留学生登船体验武汉过江轮渡,前往江汉关博物馆参观

19时04分,“江城3号”最后一班船即将驶离王家巷码头,乘客们在船尾甲板上拍照留念

中午12时许,74岁的陶先生(左二)带着外孙专程赶来王家巷坐船,碰巧遇上李高胜(左三)夫妇也带着外孙前来坐船,两家带娃老人“包”下了船尾甲板

2019年3月26日,武汉王家巷轮渡运营最后一天,长江日报记者随船往返于王家巷、曾家巷、月亮湾码头,用镜头记录下船员和乘客陪伴轮渡最后时光的画面。

3月底的武汉,阳光从云层穿过,令人有些燥热,相较景区里的花海人潮,乘坐闲适的轮渡,江风拂面,不失为一种惬意。

上午的轮渡乘客不多,一些老人带着孙儿坐船观景。下午,乘客渐渐多了起来,不少市民看了停运相关报道后,专程前来体验最后一趟轮渡。而到了傍晚时分的最后一班船,更是成了市民游客的观光专线。

当天中午12点,74岁的陶先生带着4岁的外孙阮云峰专程从金银湖赶来王家巷登船,碰巧遇上了家住江汉一桥附近的李高胜和刘玉英老夫妇也带着3岁的外孙洋洋前来坐船,两家带娃老人“包”下了船尾甲板。带着外孙一趟乘船下来,陶先生不无感慨,少了凌乱码头的长江两岸越来越清爽,希望武汉的江景带更加靓起来。

下午3点半,轮渡上突然热闹起来,在湖北大学国际教育学院汉语老师梁晨的带领下,40多名来自俄罗斯、美国、波兰、哈萨克斯坦等国的留学生从月亮湾码头登船,前往江汉关博物馆参观,大家也体验了一把武汉的过江轮渡。

1974年出生的轮船大副吴波是当天“江城3号”轮渡的“老大”,从1991年做机舱工开始,他做过水手、舵工,后来又考驾驶员,在船上待了近30年。在王家巷轮渡工作的3年多里,他受过以身试险乘客不听劝阻的委屈,更感念老乘客们的理解相助。在他看来,行船工作虽然枯燥,朝夕相处的船员们却胜似亲人,工作氛围非常轻松融洽。

对于轮渡停航,吴波既不舍也坦然。在他看来,随着城市的发展,过江桥隧和轨道交通的不断完善,客流日渐减少的轮渡航线难免会被淘汰,但他和船员兄弟们还将继续以船为家。

长江日报记者苗剑 摄影报道

【编辑:叶子】

(作者:苗剑)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